返回顶部 关注微博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yishu53020-29179000oneartone2014@163.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我的购物车:0

当前位置: 首页 > 艺术资讯 > 艺术生态 > 刘滨的“乌托邦”之梦

浏览历史

刘滨的“乌托邦”之梦

生于上世纪80年代的刘滨,与许许多多同龄人一样,经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社会与文化所出现的巨大变化。来自于日常生活当中的大众商业消费文化、网络文化、电子游戏的虚拟空间、卡通影像技术、卡通故事片、动漫形象……让他有着与上一代人截然不同的生活背景、思维角度、生存态度和日常经验,这些全部转变成了个人的艺术姿态,同时也成了一种新的艺术思维方式和依据。这批被称为“卡通一代”的新生代艺术家,抛开了上一代人沉重的、负载式的、感伤的艺术方式,彻底地从批判、反思、形而上的政治话语,转换到对形而下的日常生活与文化的具体感受,而且是一种带有“蒙太奇”式的类似喜剧的趣味感受。刘滨正是他们当中的佼佼者之一。


▲水晶宫二号 90×60cm 布面油画

▲银狐之夜 100×100cm 布面油画

你会觉得刘滨就像一个导演,每一幅画都成了他的一组分镜头。在这些貌似独立的片段中,有着一幢幢扭曲变异的可追溯到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旧上海的小洋楼,这些一段曾经繁华奢靡的记忆在其细腻的笔调中显得如此精致和高贵,但又因无度的挥霍而失去了原已脆弱的支柱,在时间维度的夹缝里休克过去。那些说不清来历又再熟悉不过的店名字样就跟诡异的符咒一般,勉强地把“易碎”定格在最后的那一刻美丽。在交错的楼群间,支离破碎的街道就像大热天里狗嘴里吐出的舌头软绵绵地耷拉在人们的眼皮底下,两边还零零散散地竖着跟枯枝没两样的灯柱,仅剩的数辆老爷车仿佛迷失在沙漠里像甲虫般艰难地挪动着那疲惫不堪的“空壳”。那些木偶似小人被洒落到街上、屋檐下、走廊中或是楼顶上,又被有意划分为三五成群,把弄着各种精心安排的道具,很不情愿地演绎着一个个让观者出其不意的故事情节。

读到这里,也许你会奇怪,如此繁复琐碎的画面不断地在延续,应该会感到厌烦,出现习惯性的审美疲劳啊!为什么还要画下去呢?

 


 

▲美丽新世界 60×80cm 布面丙烯


 ▲祀蛇午入 26×37.5cm 纸上丙烯

当你亲身去体会刘滨的创作时,那淳厚温润的色彩、精致细腻的画面和丰富考究的细节自然就会给你一个最完整的答案。“祺发旅店”、“先施公司”、“雍福城”等各具特色的店铺酒家总让你期待着下一个的出现;“凶杀”、“卖武”、“唱戏”、“歌舞升平”、“游手好闲”等精彩纷呈的情节总让你期待下一个故事的出现;“黄包车夫”、“阔太”、“妓女”、“大亨”、“小贩”等个性人物总让你期待着下一个角色的出现;“飞机”、“大炮”、“小猫”、“小狗”、“花草树木”等五花八门的道具总让你期待下一个惊喜的出现……哪怕是墙面上的窗花,或是楼道间的饰纹,都在作者精心的安排下花样层出不穷。如此宏大的理想国式的叙事性画面,正在刘滨情感宣泄的剧本上有条不紊绵延下去,他不断地将“美丽人生”营造成记忆碎片里的集中营,就像一个“人间乐园”在褪色当中渐露出其荒诞迷离的炼狱般的游艺场的本来面目。在其中,刘滨把现实世界里幸福与痛苦的对立在一种记忆的片段中含蓄地扩大裂变,报播那潜意识中因为物欲膨胀而遗失的真情实感。让眼前的城市真的像呼吸一样容易,却又像屏住呼吸一样困难。而他自己犹如活在这个城市里的猎人,在他的猎物面前以调侃的方式轻松地荒唐一下。

▲白云祈 26×37.5cm 纸上丙烯

在刘滨的绚烂且细腻的画面中,总是透着一种对“乌托邦”的执着与迷恋。

曾经,这位年轻的画家就像一个导演,在画布上玩起了分镜头的游戏,当中不仅有着一幢幢扭曲变异的可追溯到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旧上海的小洋楼,还有着“凶杀”、“卖武”、“唱戏”、“歌舞升平”等层出不穷、扑朔迷离的剧情。而今天的新作展,刘滨又让人眼前一亮,昔日的仿若游艺场般的“众生相”,摇身成了游弋太空的“飞屋环游记”。对于眼前这些对事与物更理想化的图绘,不变的依旧是那诗意化的“乌托邦”,只是在其情感宣泄的剧本上,对现实世界忿然的调侃已经化作甜蜜的寄寓。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百度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