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关注微博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yishu53020-29179000oneartone2014@163.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我的购物车:0

当前位置: 首页 > 艺术资讯 > 将传统转化为当代表现-与周湧对话

浏览历史

将传统转化为当代表现-与周湧对话

        鲁虹:据我所知,从90年代开始,你就开始了对当代水墨的探索,记得在一篇短文中你说过,你主要是针对当代艺术问题工作,进而探讨以传统媒体从事当代艺术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从你当时的作品来看,似乎对美国的波普艺术有所借鉴。


  周湧:的确是这样。当时我采取的文化策略是将中国民间的方式与波普的创作方法论相结合,当时我还写了《“波普艺术”与东方神秘主义的结合》一文。


        鲁虹:但是你后来并没有坚持这样的路,而是强调借用各种政治符号,如苏共党徽、自由女神等来进行观念性的表达,而在表现上,则将传统山水画的方式运用到了画面的局部上。


  周湧:我当时引用一系列深刻影响人类文明发展的文化符号,是想对人类的发展史进行一番清理。但我后来发现,在绘画创作中,过于玄妙高深的观念如果不落到实处,即没有直接性,并不符合现代人的视觉习惯,这也很难引发观众的共鸣。此外,我在各种文化符号里填充山水画的局部,也很容易导致观众的误读。所以,我后来就调整了自己的创作方案。因为我希望以水墨的方式直接表现我们身边的生活,并揭示这当中存在的异化问题。


  鲁虹:我注意到受这一方法论的影响,你后来创作了《新生活》系列,而且很轻易地就突破了传统中国画与写意中国画的入画标准、艺术表达方式或意境构成方式。不过,有很多人都说你这一系列画算不上是中国画。对此,你有何感想?


  周湧:我于2001年在《江苏画刊》第一期上发表了《现代水墨不是中国画》的文章。在我看来,如果以衡量中国画的标准来看待现代水墨,那么很多作品都不是中国画。事实上,现代水墨已经脱离了中国画的问题范围,因为它不仅仅针对形式语言以解决视觉上的问题,而是要对生活中的问题发言。至于所谓形式只是艺术家顺便解决的问题。


  鲁虹:与你以前的作品相比,《新生活》系列最大的特点是以生活化、世俗化的现象作为切入点,而这不仅巧妙地涉及了在消费时代里中产阶级家庭所出现的问题,也很容易为观众所理解。可以说,这一系列作品既向大众文化吸取了可资借鉴的营养,又反思了大众文化中不健康的东西。所以,也受到一定的好评。但在看到你的白描长卷《美胸图》后,感到你是将以前画《新生活》的想法又大大推进了一步。在此,我要向你表示衷心的祝贺!


  周湧:谢谢!画《新生活》系列时,我就强烈地感到:当代人的视觉习惯具有直接性的特点,比如,放在街上的广告,一定要抢眼,并让人很快了解其中的想法。所以,我不仅将广告、卡通的造型方式移入了我的画中,也不太注重水墨的起笔与落笔的问题。至于后来为什么要改变题材呢?起因是我感到这一系列作品做了十年,再重复下去没意思。你也知道,广州作为中国消费的前沿城市,出现了很多异化现象,比如美容中的隆胸既是商业上的一个阴谋。在创作这件作品时,我是沿续了过去的逻辑,将直接表达生活的方式做得更实在了。此外,我更强调用中国人十分熟悉的图像方式去做。这就使我想到了对河南朱仙镇木刻年画的借用。我感到这会使老百姓看来更亲切。


  鲁虹:前几个月,我到你画室去,看到你做的都是版画,但现在显然更丰富了,有白描、也有版画;有长卷、也有线装书与镜片,对此,你是怎样想的呢?


  周湧:接到你与少峰参加湖北“再水墨”展的邀请,感到以版画去参加不太合适,就画了长卷白描,这倒使我发现,以后直接画白描更好一些。因为画完后再交雅昌复制出镜片、线装书就可以了。这样更省事、效果更好。当然,根据白描再做一些复制品,如镜片、长卷与线装书,不仅会使展出方式更丰富,也有利于扩大影响。


  鲁虹:实际上也更本土化了。


  周湧:是这样的。在做的过程中,我有意回避了恶心与血腥的场面。尽量用中国人习惯的方式去表达。按我的理解,受传统儒家文化的影响,中国人不太喜欢血腥与恶心的场面。另外,也不能为了让作品显得深刻而用力过猛,我以往的作品就存在这方面的问题,因为太深刻、太沉重、太宏大,就会让观众不知所云。我理想的方式是,既要涉及社会中的异化问题,又要娓娓道来,就像古代章回小说讲故事似的吸引人。


  鲁虹:你提的问题很有意义,也很值得同道反思。下面,我们可以转一下谈话的方向,即对于水墨的当代表现,你有何看法。


  周湧:应该说,艺术表现是很重要的,因为任何观念、问题都要落实到艺术表现上。不过,我想强调一下,虽然我一直在变,但我从不为了风格而风格,而是强调从问题出发。我认为这样才会更当代。另外,我感到当代水墨很重要的是要建立新的知识系统与评价标准。这意味着既不能用古代文人画的知识系统与评价标准评价当代水墨,也不能以西方当代艺术的知识系统与评价标准评价当代水墨。我们知道,古代文人画是有自己知识系统与评价标准的。如气韵、六法等等,而当代水墨还缺这些,所以需要批评家们做更加深入的探讨。我认为现在对当代水墨的评价,所用的词语都太西方化了。如果把这解决了,会对当代水墨的发展产生很大的影响。


  鲁虹:你给批评界指出了一个方向,但要真正落实恐怕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另外,当代水墨也的确向西方当代艺术有所借鉴,比如挪用、反讽等语言方式等等,你完全不用西方的相关术语也不合适。所以,你所说的问题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要慎重处理才是。关于这一点以后再谈吧。最后,我想问你下一步的打算是什么?


  周湧:现在我已经想好了一个新的主题,并准备还是用白描长卷的方式去画。即采用多段叙事的方式。但在人物造型上、线条的运用上、构图的处理上会更当代一些,也就是说,会与传统白描拉开更大的距离。到时再请你来看吧。


  鲁虹:好的,我期待着,并祝愿你取得更高的艺术成就!

  注:[1]周湧所说的传统,并不仅仅指文人画,而且包括民间绘画等等。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百度统计